四季萧亦久

这儿萧亦久w主全职魔道文野,乙腐通吃,请多指教hhhhhh
本命cp喻黄,其余双花林方新旧双黑
求别盗我文!有话好好说!!
感谢看到我的你,愿你与我的相遇都是最美好的❤

【全职高手/喻黄】再入风雨(四)

*养成系paro,总裁喻x孤儿黄,年龄差十岁

*黄孤儿院长大,被喻总领养,前期不良少年x

*1黄少天17岁生日快乐!!!与你度过的第二个生日!!我爱你!!生日快乐!!!

*前文再入风雨(三)←走这

*感谢来自 @阿淡不是卤蛋 小姐姐的催更......

 

 

12.

    虽说是把黄少天带进了浴室,其实也就是换了个地方僵持而已

    喻文州觉得现在挺棘手的

    他觉得在谈判场上都没这么棘手过

    就算再难的项目他也能游刃有余的谈下来,现在却为一个小孩子如此发愁,说出去蓝雨的脸都得给他丢光了还捡不回来。

    就在喻文州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郑轩捧着个电话,小心翼翼的走进来,“喻总,董事长有事找。”

    喻文州皱眉,“我现在没空,告诉他我一会儿再回过去。”

    郑轩捂着电话筒,为难的看了眼电话,“这……喻总,董事长说,无论如何都要您现在接,您看…?”

    喻文州叹口气,伸手,“……拿过来吧。”

    他看一眼黄少天,将手中的换洗衣物放下,“少天,东西我先放这里,我接个电话,等会儿再进来,你自己好好冷静一下。”说完便抬脚出门

    “喂,父亲,是我……”

    门外依稀传来喻文州不大的声音

    黄少天猛地抬头,上前一步把门摔上,又把门抵住,“咔哒”一声锁上门

    黄少天站在浴缸前,端量了一会儿,像是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一般,握紧拳头,走进去。

    他似乎是从来没洗过澡,脱了衣服,打开花洒就是一通乱淋,任由水往眼睛里冲。

 

 

13.

    喻文州挂断了电话,心情颇为复杂,靠在墙边平复了下心情后,抬手敲门,“少天?你怎么……”

    话音未落,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黄少天打开门,头上盖着一块毛巾,头发还湿淋淋的往下淌着水,双眼红通通的,双唇紧闭,睡衣随意的套在身上,趿拉着拖鞋从里面走出来。

    他瞟了一眼喻文州,一言不发的继续往前走。

    喻文州看他的样子,显然是洗过澡了,他松口气,放下心来。笑着抬手想揉揉黄少天的头发,不料黄少天头也没抬,精准的擒住喻文州的手,使了点力道转个方向,往旁边一甩。

    喻文州愣住了,手一时停在半空中,又听黄少天道:“不想笑就不要笑,难看。”

    黄少天说完也不停顿,目不斜视。

    喻文州愣愣的往黄少天的方向看,正思考时,忽的发现他脚步虚浮,身体…好像在微微颤抖?

    他连忙追上去,扯过黄少天的手臂,盯着人红肿的眼睛,心下大惊,觉得不妙。

    喻文州弯腰,不由分说的抱起黄少天,大步流星的往房里走去。

    黄少天他面色有些苍白,看起来无精打采的,任由喻文州抱着,也不反抗。

    这就很反常了。

 

 

14.

    喻文州轻柔的把黄少天放在床上,自己跪坐在床前,执起黄少天的手,微微仰头,“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低着头,看不确切他的神情。

    喻文州有些慌乱了,握紧他的手,诱导他,“少天,我在这里,有什么事,就跟我说?”

    黄少天抬起头,他红肿的眼眶里噙满了眼泪,踌躇着吐出几个字,“我……怕水。”

    喻文州急忙站起身,坐上床,手忙脚乱的把黄少天搂进怀里。

    他想到自己刚刚还逼着他洗澡,为了接电话跑出去放他一个人在浴室里,而不是陪在他身边。

    他愧疚的不行,把下巴抵在黄沙天头顶,感受到他的身躯在不断颤抖,更加搂紧了他,喃喃道:“对不起,少天,对不起,我….应该发现你怕水的。”

    突然胸前感觉到湿意,低头一瞧,黄少天眼眶里的泪珠不知何时悄然滚落下来。

    滚烫的。

    喻文州的白衬衫很快就染上了一片水渍

    黄少天哭的悄声无息,明明是哭着也不愿放声,瞪大着双眼,琥珀色的眼瞳被泪水冲刷的,显得更加晶莹透亮,死死地抿着唇,一脸倔强。

    喻文州心疼,擦去黄少天的眼泪,“没事了,少天,没事了,以后也不会再这样了,我在这儿呢,你可以随便哭,不用勉强自己,好吗?”

    黄少天眨眨眼,还是倔强着不让声音透出来

    喻文州没法,只好生疏的,一下又一下抚摸着黄少天的脊背,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没事了,我在呢。”

 

    黄少天哭了一会儿,哭累了,自己睡着了。喻文州叹息一声,帮人掖好被子,悄悄的出去了。

 

 

15.

   从黄少天房里出来,喻文州走到阳台上,仰头看着闪烁的星空,想起电话里父亲的话语

    “文州,听说你收养了一个不良少年?”

    “….爸,少天他不是不良少年。”

    “爱打架,性格孤僻,不与同龄人来往,不思进取,管教不听,风评极差,这不是不良少年是什么?”

    “文州啊,不是我说你,你要领养孩子,行啊,我没意见。可是你为什么偏偏看上这不良少年?难道其他的孩子你就一个也看不上?你这不是明晃着给我们蓝雨抹黑吗?你想,如果这个少年的不良行径传出去,你让我们蓝雨的脸往哪儿搁?”

    “父亲,少天没有您说的这么差,我能感觉到他骨子里是善良的,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我把他带走前,有一个小女孩……”

    “我不管这什么原因不原因的,他做了这些事,就是事实。你要说有原因,那你就找出资料给我看,你要说他是善良的,那你就证明,这样的一个孩子,对我们蓝雨有什么益处!”

    “如果你做不到,就别怪我把他赶出蓝雨。”

    “文州,别让蓝雨失望。”

    “……好的,父亲,我知道了。”

    原本领养孩子就是为蓝雨的发展做打算,掩盖新闻实则是个幌子罢了。

    喻文州长吁一口气,又想起今日行径,自嘲般摇摇头

    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TBC. Cr:萧亦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0)
热度(29)
©四季萧亦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