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萧亦久

这儿萧亦久w主全职魔道文野,乙腐通吃,请多指教hhhhhh
本命cp喻黄,其余双花林方新旧双黑
求别盗我文!有话好好说!!
感谢看到我的你,愿你与我的相遇都是最美好的❤

【全职高手/喻黄】再入风雨


*总裁喻x孤儿黄,年龄差十岁

*黄孤儿院长大,被喻总领养,前期不良少年x

*注意避雷

*动画的美人喻我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


01.

    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一座大厦前,喻文州戴好墨镜,从车上下来,闪光灯不断在他眼前晃着,喻文州被记者们包围着,黑色话筒源源不断地递到他面前。

    “喻总,最近关于您虐待小孩的传闻是否属实?”

    “喻总,您作为商业界最年轻的成功人士对继承人是一种怎样的看法?”

    “喻总,麻烦您回答一下,对于知情人士说您残酷冷血,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喻总,如果您真的不喜欢小孩子,会接受人工受孕吗?未来您的择偶要求是什么?”

    “喻总……”

    记者们随即被黑制服的保安所分散开,喻文州缓步往前走,依旧挂着春风和煦的笑容,开口:“谢谢各位的关心,这些问题现在还不方便回答,不久后蓝雨会正式发布声明,召开记者会,还请各位耐心等待,届时定请各位到场。”

    记者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喻文州已经走进大楼,保安一个个严阵以待守在门前,盯着这扛着摄像机端着长枪短炮的,骚动的人群。

    还有些几家记者仍不甘心的坐在门口等候,可这天实在太热,又是南方的城市,到正午,稀稀拉拉的几家也终于走了。

 

 

02.

    蓝雨大厦最高层,喻文州站在落地窗前往下俯瞰着

    郑轩敲门进来,看着喻文州的背影,有些犹豫

    “郑轩?有什么事吗?”喻文州出声,微微侧身

    郑轩举起手中的报纸,支吾着问道:“喻总,这——怎么办?”

    喻文州晃了晃手手中的红酒杯,沉吟一会儿,说:“帮我找一家比较大型的孤儿院,然后定个日子,稍微放点风给几大家媒体,我去领养一个孩子。”

    郑轩有些疑惑不解,“这是——?”

    喻文州转过身,“蓝雨就算发出了声明那些媒体肯定也不会信,一个个精的跟什么一样,就算信了,之后有一点风吹草动就立马会夸大其词,把这件事再拎出来大肆报道,那还不如我们自己出手,领养一个孩子,表面上说好听点为社会做贡献,培养继承人,其实是掩盖这次事件,让那些媒体闭嘴。”

    “可是喻总,这样好吗?不会影响到您私人的生活?”

    “没关系,不影响我,多个孩子有点人气也没什么不好,热闹点。”喻文州转过身,把手中的红酒杯放下,“稍微放一点消息出去就好了,没必要太大张旗鼓,别让那些媒体发现端倪。”

    郑轩收起文件夹,点点头,“好的,喻总,我明白了,我会找好孤儿院并提前通知院长,定好时间了通知您。”

    喻文州随意地挥挥手,“嗯,辛苦你了。”

    看郑轩出去把门带上,喻文州在宽大的长沙发上坐下,揉了揉眉心。

 

03.

    不久后蓝雨发布了声明,同时,“喻文州将领养孩子”这个“内部”消息也不胫而走。

    “希望星孤儿院”,喻文州捏着资料,一目十行的跳着读过,大致了解了之后就把资料放一边,拨通郑轩的电话

    “喂,喻总?”

    “郑轩,时间定好了?”

    “定好了,正想来通知您,定在了明天下午的三点钟,到时我会来接您。”

    “嗯,注意别太声张,让几家媒体拍到就可以了。”

    “好的,喻总。”

 

 

04.

    第二天下午,喻文州一声黑西装来到孤儿院。

    院长已在门口等候多时,看到喻文州下车,连忙上前,“喻总是吧?您终于来了,不急的话我先带您参观一下?”

    喻文州点点头,跟着院长的步伐进了门。

    果真是全市最具权威的孤儿院,每一处都花红柳绿,时不时传来小孩子的嬉笑声。

    待走到一处较偏僻的角落时,喻文州耳尖地听到了打斗声。

    喻文州挑眉,刻意地往那个方向走去

    也不知是何时开始打的,只见一个黄发的少年被几人包围在其中,却丝毫不见怯意,拳头虎虎生风地挥舞着,并没有什么花招,下手力道又狠又快,拳拳击人要害。

    不一会儿他就击退一个人,就快要冲出包围圈。

    被击退的人不甘心,借着队友的掩护来到少年背后,不知从哪里抽出来一把小刀,狰狞地笑着往少年方向刺去。

    直到刀尖就快要触碰到时,他似才有所察觉,猛地蹲下,扫腿清除前方的障碍,再借力撑着地面,后跳!

    跳出了包围圈又给敌人造成了威胁,一次明智的选择。

 

    喻文州饶有兴趣地指了指打得正酣的黄少天,对一旁的院长说:“这小孩,叫什么名字?”院长尴尬的看了一眼,回答道:“这……他叫黄少天。”

    喻文州微微颔首,没说什么。

    院长用手帕擦拭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忙不迭解释:“他比较孤僻,平时没人愿意跟他玩,小孩子嘛,打打闹闹的,也正常…….喻总您千万别误会,我们院里的小孩一个个都特别乖,氛围也很和谐,他算是个特例……”

    黄少天像是没有察觉有人来似的,依旧挥舞着拳头,侧身躲过身后的偷袭。

    喻文州摆摆手,示意院长,驻足就在不远处观看了起来。

    院长跟在身后,长吁了一口气,心想,“这喻总果真如传言所说的不好伺候……”

 

 

05.

    黄少天终是打完了,直起身,白T恤下摆被染红,也不知到底是谁的血,他的发丝上沾染上了丝血,唇角边晕着一片红,随意勾了勾嘴角,特别不屑地扫了眼地上躺着嗷嗷叫的几个人,眼神冰冷,“哼,技艺不精还敢给我下战书,不自量力。”

    随后又抬起眼睛往喻文州看了一眼,顿了一顿,点点头,和院长打了声招呼。

    “院长。”

    ——声音倒是意外的清朗干净。

    喻文州心想。

    喻文州上前,很快就超过走的不快的黄少天,挡住黄少天的路

    黄少天面色不善地抬头,盯着喻文州,没有开口。

    伸出手,微笑起来,“你好,黄少天,我是喻文州,愿意跟我一起回家吗?”

    金黄发少年猛地抬起头来,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喻文州微微一笑,向他伸出手,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愿意跟我一起回家吗?”黄少天扭过头,不屑地撇了一眼,舔了舔手上的血,“哼,回家?别开玩笑了,我没有家。”

    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因刚刚打斗过有些杂乱的头发,“没关系,只要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去,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就是家。”

 

 

下篇,再入风雨(二)←走这

——TBC. Cr:萧亦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142)
©四季萧亦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