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萧亦久

这儿萧亦久w主全职魔道文野,乙腐通吃,请多指教hhhhhh
本命cp喻黄,其余双花林方新旧双黑
求别盗我文!有话好好说!!
感谢看到我的你,愿你与我的相遇都是最美好的❤

【全职高手/喻黄】白月光【番外篇】

*521快乐!

*maya第九集预告那个鱼好好看啊!!喻黄好gay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喻文州这么好的黄少天这么好的喻黄啊!

*文州助攻双花√

*大概就是上次点文说好的破镜重圆,就是偷懒…..感谢 @殷墟 妹子的点文,你的破镜重圆到了,请查收√

*【全职高手/喻黄】白月光←正文走这


 

01.

    已经是第1095天了。

    喻文州仍没有放弃

    在黄少天彻底消逝之时,喻文州发现,手心紧紧捏着的花瓣变成了一颗乳白色的,形状怪异的种子。

    “这大概是上天给我的机会。”

    喻文州这样想着,把这当做是救命稻草,不管不顾的抓住。

    距离他播下这颗种子已经过去了1095天,尽管喻文州每天好生照料着,给它足够的阳光和充足的水分适宜的养料,可是它还是没有一丝要开花的迹象,只是寥寥草草的长出了半截绿芽,耷拉着几片叶。

    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每次看到它惨淡的景象,喻文州还是忍不住失望

    喻文州也并不是没有想过要放弃,但他总是在放弃前夕,午夜梦回之时,又突然想起一个人。

    眼睛明亮清澈,穿着白衫,悠悠地晃着腿,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儿。

    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喻文州总是在梦到黄少天后猛地坐起,捂着自己的心脏,告诉自己

    “我还有没忘记,还不能放弃,就算是,也不是在这里。”

    整整三年。

 

 

02.

    喻文州下了班回家,习惯性的捧起那盆茉莉花,轻声说话

    喻文州自从播种以来,每天都会定时对花说些话,有时是近几天的天气,有时是工作上的烦恼,有时是重大的国家新闻,有时是干脆就是一通的沉默,然后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但无一例外,都是些繁杂的,琐碎的,毫不起眼的小事儿。

    “我今天发现,街角的那家钢琴店关门了,换了一家花店,店主是个长头发的男人,气质有点忧郁,我想,这样的人大概都会有什么过往吧。”

    “下雨了,我看到店主把门外的花搬了进来,有个左手缠着绷带的男人抱着胸,站在对面店的屋檐下看了他很久,也许是店主的朋友,那个店主大概是没有察觉吧。”

    “那个店主的朋友天天都来,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一次走进花店主的店里,总是默默看着店主,不出声,也不做什么。”

    “我今天走进了那家店,知道了那个店主叫张佳乐,而那个天天看他的人,叫孙哲平。”

    “最近的工作很累,我在想,如果少天你在的话,是不是就会轻松很多?”

    “之前带你去过游乐场倒闭了,听说是过山车出了事故,打了场官司,真可惜啊,我们还在哪儿拍过照的。”

    “上街买东西时,看到一个长得很像叶修的男人,我上前想叫住他,可人流挡住了,后来找了很久还是没找到,本来还想问问他关于你的事情呢,想来应该也不是吧,死神是可以出现在街上的吗?”

    “你怎么还不长大?是我照顾的不够好吗?我去请教过张佳乐,他说,茉莉花很好养活,一般来说很快就可以发芽开花,你为什么会这么慢呢?”

    “我知道了,你一定还在睡觉吧,没关系,再多睡一会儿也行的,我等着你。”

    “天气渐渐变冷了,你会不会也感受到冷呢?阳光也减弱了许多,你能适应的了吗?”

    ……

    每天都是如此,抱着一个花盆自言自语,喻文州也乐此不疲,每天大概也只会有这个时候能有些活力,显露出一点符合年纪的眉飞色舞。

 

 

03.

    喻文州路过街角那个花店,想了想,还是走进去,掀起门口的风铃。

    张佳乐系着围裙,弯下腰给一盆花浇水,听到声响抬起头,看是喻文州,他笑了笑:“是你啊,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喻文州找了个位置坐下,“好像有段时间没来你这儿坐坐了,来看看。”

    张佳乐笑着摆弄着手边的花,“得了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喻文州酝酿了一下措辞,开口:“也没什么事…..突然很好奇你和那个男人的故事。”

    “......”张佳乐手下的动作一顿,“你知道我手上的这盆花叫什么吗?”

    喻文州瞧了瞧,“嗯……风信子?”

    张佳乐放下水壶,转过身,“你眼力挺好啊,确实是。”

    喻文州也不催他,看张佳乐坐下,泡了杯花茶给自己。

    “孙哲平啊….说起来也都是些老掉牙的故事了,也没什么好听的。”张佳乐撮了一口茶,轻声说道,“故事也很长,你大概也不会听得完吧。”

    喻文州也给自己倒了杯茶,思索片刻,又问道:“你喜欢他吗?”

    “喜欢啊,怎么不喜欢。”

    “那你为什么不去见他?”

    “就是因为太喜欢,所以才不敢见。”张佳乐把视线移到对面看他的孙哲平身上,“我们不能在一起,这样会害了他。”

    喻文州不解,也看了眼孙哲平,“那你为什么不去说清楚?”

    张佳乐收回视线,低垂着眼眉,看不清表情,他缓缓开口:“我跟孙哲平是同学,我喜欢他了8年,直到现在,也可以说,我的整个青春都在喜欢他。”

    “我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我还是忍不住喜欢他。”

    “他家境跟我不一样,大学毕业那天,我借着酒劲向他表白,却没想到他也喜欢我。”

    “而且比我更早,也更久。”

    “后来呢?”喻文州靠近了一点

    “后来….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再后来,他家人知道了,理所当然的,我们分开了。”张佳乐往茶壶里加了点热水,“你知道的,这种感情,是不会被世人所承认的。”张佳乐自嘲地笑笑,“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啊…..话说你怎么不惊讶?我跟他,竟是这种关系。”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道:“我知道的,因为我也喜欢一个男生。”

    这次换张佳乐惊讶了,“你......?!”

    “我可比你惨多了,他不是人类。”喻文州苦笑,“而且……他离开我很久了。”

    窗外的孙哲平似乎打了一个电话,看向店里讲话的张佳乐,在犹豫着什么。

    张佳乐说,他跟孙哲平分手之后,就来到了这里开了一家花店,做着自己的小本生意。没想到几天后,孙哲平就追过来了,在张佳乐住的隔壁也找了个房子住下,每天来找张佳乐,每天在对面看着他,虽说张佳乐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但孙哲平还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张佳乐说,他还是很喜欢孙哲平,但是这种喜欢只会害了孙哲平,所以他选择了离开。

    “毕竟,早点离开,也总比最后撕心裂肺的痛苦好吧。”

    喻文州注意到了外面捏着手机徘徊的孙哲平,放下茶杯,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示意他看外面,“那位先生似乎有什么话想对你说哦。”他笑笑,起身,“我就不打扰了,改日再来拜访。”说完还狡黯的对张佳乐眨了眨眼

    喻文州走到对面,经过孙哲平身边时悄声说了句:“祝你好运,加油”

 

 

04.

    今天喻文州又在对着那盆花讲话。

    絮絮叨叨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突然醒来,才反应过来,把花盆放下,转过身。

    算着日子,再过几天又是夏至了。

    喻文州伸个懒腰,他察觉到了什么,心脏倏地一跳

    猛地回头。

    淡淡的清香飘来,香气是纯白色的,悠悠地围绕在房间四周,那盆茉莉已然绽放出耀眼的花,纯白色的叶子舒展着,发着光,照映着身旁的少年

    金黄色的短发,熟悉的眉眼,眼睛清澈见底,仿佛泛着浅浅的水波,白色的T恤衫,衣服上绣着一朵茉莉花,裤脚卷起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腿

    黄少天坐在窗台上,纯白色的月光拥抱着他,闪烁的星星亲吻着他。

    风悄悄吹过来,黄少天脚腕的蓝色铃铛铃铃作响

    他笑了,笑的好看,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嘿,喻文州,好久不见。”

 

 

05.

    他又见到那个少年,干净的,一尘不染的,眼底沉淀着光芒的

    名叫黄少天。


    


    ——“少天,好久不见。”



——END. cr:萧亦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6)
©四季萧亦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