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萧亦久

这儿萧亦久w主全职魔道文野,乙腐通吃,请多指教hhhhhh
本命cp喻黄,其余双花林方新旧双黑
求别盗我文!有话好好说!!
感谢看到我的你,愿你与我的相遇都是最美好的❤

【全职高手/伞修】青伞故人

*古风paro,诗人伞哥x画师修

*感觉自己写的好渣…古风还在钻研中,我也不知道自个儿写的什么玩意x

*高虐预警

*很短小,很短小,嗯,还会有(2)…吧?

*苏沐秋,清明安康。

01.

    今年的雨季来的慢,太慢了一些。

    江南的雨倒是一点儿也没变,一丝一丝的,又绵又柔。

    一蓑烟雨,断桥青伞。

    叶修撑着一把淡青色的伞,伫立在桥边,背上的画具,叮当作响,腰间别着一把毛笔,微雨啪啪地掉在伞面上,又啪啪地滑落伞尖儿,坠入地面的小水洼,泛起一波涟漪。 

    叶修还是一动不动。

    身边多了一个聒噪的蓝衣小剑客,在烟蓝的伞下肆意谈笑着,身后跟着个白衣俊朗,眉目清秀的少年

    “少天,伞斜了。”

    “哦哦哦是吗是吗,多谢提醒!喂喂叶修,傻了吧你?回神啦回神啦!”

     叶修转头看一眼黄少天,“哟,是你们啊,来啦?”

    “来来来来啦,话说你刚刚想什么呢?连本剑圣都没察觉到?”黄少天拿伞撞了撞叶修

    叶修嫌弃地拍拍衣服,“想你啊少天大大,我就知道你会来。”说着看向身旁的白衣少年,“倒是你,喻大才子,最近挺闲啊?还有时间跟着少天到处闹腾?今个儿还有时间来看哥?”

    “呸你就胡说吧,谁来看你啦我们文州哪儿有这么闲啊想多了吧一看就是天天闲着在家没事做你看我的生活多充实啊哪像你就知道吃吃喝喝”

    黄少天似是才发现,疑惑的问道:“说起来,叶修,你身边那个吟风弄月的小哥呢?”

    叶修手指僵了一僵,“……他死了。”

    黄少天像是被掐住了喉咙一般,沉默了,许久才回一句:“….怎么…..”

    叶修叹口气,“天自有玄机,斯人已逝,不必再提。”

    黄少天拿了一壶酒放在叶修手里,欲言又止,“……节哀顺变。”他没再说什么,给了喻文州一个眼神,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叶修也没管他,眼神放空,望着远方浮岚的青山,若有所思。

 

 

02.

    初见也是在雨季,一个恰到好处的雨季。

    叶修是个享誉天下的画师,据说千金难求一画,有钱也不一定有,行踪不定,极少数人见过本尊,想要画,首先你得找得到他。

    苏沐秋,闻名天下的诗人,诗风以温润委婉著称,人说,“诗当如苏公子,一步踏尽一树白,一桥轻雨一伞开,一梦黄粱一壶酒,一身白衣一生裁 ”,好说话是出了名的,可了解他的人会知道他也是个极有规矩的人,想要诗,首先你得守规矩。

    叶修去扬州,过余杭,没料到雨季的到来,没带伞,愣是给余杭的绵绵细雨扑了个满面。

    叶修也无所谓,转着毛笔走在西湖边,踏上一座桥。路过的人们脚步皆匆匆,叶修却不着急,踩着慢悠悠的步伐,细细欣赏着难得的美景。

    突然感觉到头顶上多了一片阴影,叶修不解,抬头,见一青衣男子撑着一把不大的伞站在他身后,赞叹了句:“阁下好雅兴!”旋即微微低头,“抱歉,在下本不想惊扰,但实在不忍看阁下在雨中淋雨,这江南的雨虽绵绵,但淋多了总是要染上些许风寒。”

    叶修挑眉,“多谢兄弟提醒,本就途经此地,没料到会下雨,倒是我疏忽了。”

    苏沐秋敛了敛衣袖,“在下姓苏,名沐秋,不知阁下贵姓?”

    叶修笑道,“姓叶,单名修。苏兄弟,久仰久仰。”

    苏沐秋连忙摆手,“哪里哪里,叶公子才是闻名天下。”

    “行了,不知你可有时间陪我逛逛?”

    苏沐秋一笑,道:“自是愿意的。”

    叶修画过无数人,却画不出苏沐秋那一刹的展颜一笑。

 

——TBC. cr:萧亦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27)
©四季萧亦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