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萧亦久

这儿萧亦久w主全职魔道文野,乙腐通吃,请多指教hhhhhh
本命cp喻黄,其余双花林方新旧双黑
求别盗我文!有话好好说!!
感谢看到我的你,愿你与我的相遇都是最美好的❤

【全职高手/喻黄】相见欢(2)

*你见过翻墙的喻文州嘛?

*暗搓搓的仿若在写小黄文

*大概是隔了两百年才想起来的更新

*有部分私设注意避雷

*相见欢(1)走这里相见欢(1)

 

05.

    自打跟黄少天熟起来之后,喻文州隐约感觉到自己的打开方式似乎有点不对

    比如,他学会了翻墙这个技能,也掌握了如何用美色“贿赂”食堂大妈,不做秋葵做白斩鸡。当然,不做秋葵这点事黄少天的提案。

    再比如,他摸清了蓝雨地形的同时也摸清了蓝雨附近超市、小吃店、饭店的开关门时间和——各店的菜单。

    理由很简单,黄少天每次翻墙出去吃东西都会叫上他,而且每次都不会吃同样的菜。多亏喻文州记性好,黄少天才能吃到这么多不同的菜。

    对此,黄少天还振振有词:“把广州每一家店的菜都吃一遍是我的人生终极目标,我相信总有吃完的那一天,就如我坚定的相信蓝雨会拿冠军一般。”

    而他每次大快朵颐的时候,总是不忘喻文州:“文州你也吃点你看你今天又训练到这么晚不多吃点怎么行呢,你想啊我们出来一趟多不容易还考虑怎么不被魏老大发现搞得跟地下特务似的……”喻文州不可置否,伸过筷子夹了几口。

    然而他并不想告诉黄少天真相,魏琛早在他们第一次翻墙出去的时候就知道了,而且——他们天天出来吃,也谈不上有多不容易。喻文州倒了一杯水在黄少天面前:“少天,慢点吃,不急。”

 

 

06.

    其实黄少天第一次邀请喻文州的时候,他是拒绝的。

    喻文州一直都是学校里的好学生,家长眼中的好孩子。翻墙这档子事儿他哪里有干过?笑话,他从来都是抓翻墙的好班长

    于是喻文州以“晚上还有事不方便一起去”为由拒绝了摩拳擦掌的黄少天。

    黄少天不乐意了,黄少天不开心了,黄少天有小情绪了,他嚷嚷:“文州你不厚道啊你说你能有什么事我还不知道吗你最多练练习看看书不算多大事儿,你看我都这么饿了还千里迢迢来找你不忘兄弟情你就这样对我你忍心吗忍心吗!”

    喻文州当做没听见撇过头,假装“我是好学生我在沉迷学习我什么都听不见”的样子。

    黄少天又绕到喻文州面前:“诶文州你别装了有意思吗你看今天食堂又有秋葵啊,我吃的很少啊这点东西一点都不够我吃,难道你舍得蓝雨的未来在你面前饿死吗你真的舍得吗舍得吗!”

    喻文州招架不住黄少天,还是答应了他。黄少天喜笑颜开,拉起喻文州一溜烟儿的跑没影了。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来到一片矮墙,转了转,得意地敲了敲墙壁,说:“文州你快来看!我找的地方,怎么样,够不错吧?”喻文州双手抱胸,打量了一下,点头:“嗯,少天找的地方,确实不错。”

    黄少天眨眨眼,做了个“让开”的手势。他往后退了几步,突然往前冲,冲至墙前猛地往上一跃,右手撑在墙头。单手发力,黄发在喻文州眼前一闪而过,整个人一荡就翻过去了。

    黄少天的动作很迅速,轻捷,就像一只充满活力的年轻小豹子。

    喻文州有些目瞪口呆,他见过很多人翻墙,但没有一个能向黄少天这样翻得这般干脆漂亮。

    “文州文州,你快翻过来!”他听见黄少天在那头轻声说,“我要饿扁啦,小心别被魏老大发现!”

    喻文州为难了:“这……少天,我不会翻”

 

 

07.

    黄少天急了,“你说什么!你不会翻!我的天哪你是第一个我遇到的不会翻墙的男生!你的学生时代都经历了什么!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三好哦不五好学生吗!”

    “抱歉少天……我的确是”喻文州状似很抱歉的笑笑,虽黄少天看不见。

    “我的天哪我的天哪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黄少天的声音从墙的另一头传来:“没事没事我教你,翻墙很简单的一点都不难你要相信我,要对自己有信心嘛。”

    黄少天冷静下来,悄声说;“文州你别乱来啊,受伤了就不好了,照我说的做啊。”

    “嗯,都听你的。”

 

    “好,你先后退几步,找好位置,哪边好翻走哪边。”喻文州照做,黄少天回想着动作,“你看好一个角度,然后迅速起跑……快到跟前了使劲往上跳….对!我感觉到了!”黄少天兴奋的,声音也提高了些许,“双手撑住墙头,用力啊用力啊快!身子跟着撑起来!然后借力翻过来!”

    “砰”的一声,很不幸,喻文州没有成功。黄少天有些失望,很快他又收拾好心情:“没事没事文州我跟你讲啊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再来几次就能成功这很正常的。”

    该说是喻文州运气不好还是实在太难,他的技能树似乎没有点翻墙这项,也是太为难他这个好学生了。

 

 

08.

    喻文州第四次失败后,黄少天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他干脆又翻回来,马上找了个位置,扭头对边上的喻文州说:“来来来你再看我做一遍,看好了啊这很简单的!”说着便跑,又是一个迅猛的动作就翻到外头去了。

    黄少天敲敲墙:“看见了吧看见了吧!快过来我相信你能做到!”

    喻文州笑了,进行第五次的尝试。这次他终于翻过去了。虽说翻得挺勉强也不是很好看,但也总算是过去了,不管怎么说可喜可贺。落地时他重心不稳,没站好,全身的重量正好向等待他的黄少天压去。“哎等等等等不是文州你……哎哟!”黄少天没防备,两个人一起扑倒在地上。

    对视片刻后,喻文州起身,去拉黄少天,“抱歉少天……我的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喻文州你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笑的直不起腰来,捂着肚子,“不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无奈的看黄少天许久,他也弯眸笑了,“少天,安静点,被发现就不好了。”说着,喻文州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他并不想告诉黄少天,所谓隐蔽的矮墙其实正对着蓝雨宿舍卫生间的窗户。

    他也不想告诉黄少天,在他翻过去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魏琛在窗户边上抽着烟,手指间火光闪烁,静静地看着他们。

    但喻文州还是淡定地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翻了过去。

 

 

09.

    那天他们玩的很开心,黄少天吃的很饱,喻文州看黄少天吃的很饱。

    第二天上午,一群少年在训练室里吵吵嚷嚷的,黄少天拉着喻文州不断上蹿下跳,到处跟人聊天约战。

    魏琛不知何时来到了训练室门口,他张望了一会儿,对着喻文州招招手,“喻文州是吧?你出来一下。”

    喻文州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走了出去,苦笑着,心里想:“果然么……”

    魏琛靠在墙壁上,点燃了一支烟,看着跟着走出来的喻文州

    “昨天晚上,你和少天那混小子是不是翻出去玩了?”

 

——TBC. cr:萧亦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0)
©四季萧亦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