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萧亦久

这儿萧亦久w主全职魔道文野,乙腐通吃,请多指教hhhhhh
本命cp喻黄,其余双花林方新旧双黑
求别盗我文!有话好好说!!
感谢看到我的你,愿你与我的相遇都是最美好的❤

【全职高手/双花】天朗月清(张佳乐生贺,HE)

*祝世界冠军张佳乐生日快乐,我爱你,笔芯

*校园paro,私设注意避雷,鬼知道我会写这么长!赶得到真是不容易!

*前期孙哲平单向暗恋

*天朗月清,世界冠军

*好好相遇,好好道别。好好相遇,好好白首。

 

 

01.

    “张佳乐,接住!”

    一个球来到张佳乐眼前,他稳稳的接住,一个转身,干脆利落地往上一抛,发丝飘扬,手臂呈现出流畅的力量美线条。篮球以一道漂亮的弧线“哐”地进了篮筐

    “啊——又进了!!张佳乐!加油!张佳乐!!加油!!”

    比赛时间所剩无几,随着张佳乐一个又一个的三分到手,对方也开始慌张了。而看台上的迷妹迷弟们却越发的欢欣鼓舞,开始不断兴奋的呐喊,挥舞着手中的旗帜。

    当然,一个篮球队可不只是张佳乐一个人,看台上的粉丝一般分为三个流派。

    一种是偏爱长相气质阴柔,性格却大相径庭的男生,如张佳乐。

    一种是偏好气质与性格完全一致,充满了霸道总裁气息的男生,例如孙哲平。

    第三种嘛,姑且算是前两种的结合体。大多性别为女,出没次数频繁而又不规律。她们一般成群结队的出现,喜欢用某种不可描述的眼神打量身边的男生,然后再用某种不可描述的语气问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脑子里装了万字小[哔——]文,随时随地脑补剧情,似乎是加入了某种邪教组织为之癫狂,相信“天下美男都是基”的这一真理——对,她们就是腐女。哪里有激情,哪里就有她们,包括……场上正在休息的双花。

    哦抱歉,我忘了,还有第四种,单纯看球赛的单纯的直男。

    此时的张佳乐浑然不知她们脑内各种打了马赛克的奇怪东西,而且成了本子里的男主角。他正在和孙哲平讲话。由于对面忽然请求暂停比赛,张佳乐也得空休息。他拽了拽脖子上挂着的白毛巾,转头一本正经地问身边的人:“大孙,你觉得这时他们叫停是有什么打算?感觉是个坑啊”

    孙哲平朝对面一群严肃讨论的人扬了扬头,示意张佳乐,“不知道,你看他们,大概是要换人了。”张佳乐取出一瓶水,递给孙哲平,摇头:“我看不像,只还剩一点时间,再换人时间上邪来不及,没有更多的时间让新队友进入状态了。”“嗯,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段我们也都照样打。”他拧开瓶盖喝了几口,又伸手放到张佳乐眼前。张佳乐看了眼,笑道:“你还是老样子。”他自然而然地接过,就着孙哲平刚喝过的口子抿了几口。

    看台上猛地爆发出一阵尖叫,因为还没有开始比赛,这样的尖叫是很突兀的,尤其是中间还夹杂着“发糖”“在一起”“快生”等字眼。张佳乐很疑惑的转头望上去,又看着孙哲平。孙哲平挑眉,转头笑而不语。张佳乐有些莫名其妙,正想说什么却被孙哲平扯了扯辫子:“走了乐乐。”张佳乐张牙舞爪的跟上:“我靠啊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乐乐!”瞬间就把刚刚疑惑抛之不理,素不知他这副模样在孙哲平眼中就如一只可爱的小猫。

    孙哲平在心中微叹息:“看来他还是不懂,张佳乐啊张佳乐,我该拿你怎么办?再不告诉你就晚了….”

 

 

 

02.

    张佳乐和孙哲平是荣耀大学远近皆知的篮球队主力。

    张佳乐以体力过人,打法绚烂,三分超稳著称,而孙哲平则以爆发力强,善于抢篮板闻名。两人在场上是配合默契的“双花”,在场下是亲密无间的挚友——当然,孙哲平大概不会只认为是挚友这么简单。

    也算是一种奇妙的缘分,张佳乐和孙哲平竟从小学到大学同班了十三年之久,也是这种仿佛中了亿万彩票的缘分让他们同桌了十年。好吧,不如说,从某年开始就是孙哲平的故意为之。虽然他们买彩票从没中过。

    高中对于张佳乐来说完全就是一个水深火热的阶段,嗯,没有孙哲平的话。

    张佳乐站在公告栏前,被层层叠叠的人群隔离在外,只得踮起脚尖往里张望着。

    “别动,让我来。”一只手从左侧抓住了他的手,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张佳乐条件反射地挣脱,却被人抓的更紧。张佳乐抬头,愣了,“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去另一个学校了?”孙哲平眼睛飞快的搜索着公告栏上的名字,虽然早就知道结果,但他还是急迫的想要确认。孙哲平从小就天赋异凛的身高优势在此时起了大作用。他有些漫不经心地回答:“不想去了呗……而且看你一个人在这儿太无聊,我来陪你啊。”

    “认真的问你呢!正经点!”

    “我很认真啊”孙哲平耸耸肩,搂过张佳乐的肩从人海中挤出来。张佳乐一脸奇怪:“大孙你怎么就出来了?我还没看到呢?”“不用了,我看到了。”张佳乐扯住孙哲平的袖子,急切地问:“真的真的啊!大孙快告诉我!”孙哲平转头揪了一把张佳乐的辫子,勾唇:“张佳乐,高一(二)班。”又指向自己,“孙哲平,高一(二)班。”

    张佳乐特别激动的挑起来抱住他:“哇哇哇真的啊!听说高中好辛苦的好容易被逼疯我好怕哦哈哈哈哈哈哈!有你在我就不怕了!真是太好了大孙你说是吧!”

    孙哲平也笑了,“嗯,是的,太好了。”

 

 

 

03.

    高考前一个月,所有考生都严阵以待,校园的每个角落都飘散弥漫着紧张压抑的气氛。每个高三生一秒也不敢怠慢,一分也舍不得多睡。

    也就是这样浪费一秒也是罪过的情况下,张佳乐生病了——急性阑尾炎

    这病来的突然,又非比寻常,撕心裂肺的疼痛如风暴瞬间便侵袭了张佳乐的全身。拿不稳的笔滑落到地上,在本子上划出一道痕。

    孙哲平时不时看一眼张佳乐,他是很快的就发现了张佳乐的不对劲。他急速的抓住张佳乐的手腕,急声道:“张佳乐!你怎么了!”“大孙……我肚子疼……”张佳乐脸色苍白。痛苦地俯下身捂住肚子。

    孙哲平神情少有的慌乱,他伸手按住张佳乐不断颤抖的身体,语气凌乱:“喂张佳乐!你要不要紧!怎么样!”张佳乐缓慢的抬起头,双眼蒙上一层水雾,气若游丝:“……大孙……”孙哲平当机立断抱起张佳乐,全然无视同学老师早已被吸引过来的目光,丢下一句“张佳乐肚子痛请假。”便不顾一切的脚下生风往外冲。

 

 

 

04.

    张佳乐悠悠转醒,视线有些模糊,就着身旁递过来的水喝了几口,开口道:“……孙哲平?”嗓音意外的沙哑。孙哲平坐在床沿,“嗯,是我。感觉好些了吗?”他探过身子轻触张佳乐的额头,又很快离开。张佳乐活动了下手,“啊……好多了,我这是怎么了?”

    “急性阑尾炎。叫你平时不好好吃饭,把肚子搞坏了吧。”

    孙哲平把削好的苹果送到他眼前,“饿了?吃点苹果先”张佳乐咔擦咔擦咬下,有些含糊不清地说:“大孙还好有你在,要不然我就得痛死在学校了”张佳乐咽下,看向孙哲平,似有些担忧:“大孙,我发现我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怎么办,我可离不开你了。”

    孙哲平起身,挑眉,淡淡地:“那就别离开了。”他拉开了门,“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回来,你别乱跑,乖乖在这里等我回来。”说着抬手把张佳乐的小辫儿抚了抚,转身走了。

    在张佳乐看不到的地方,孙哲平悄悄的扬起嘴角,眼底微光闪烁

    “张佳乐,哪里是你离不开我,分明就是我孙哲平离不开你了。”

 

 

 

04.

    ——“孙哲平受伤了。”

    张佳乐拿着手机愣愣的,对耳传来挂断的“嘟嘟”声充耳不闻。

    这个讯息一被张佳乐的脑海所接受,就如同往里面扔了一个炸弹,“轰”的一下把他仅有的理智轻而易举地销毁。原本想漫步大学路的闲情雅致统统跑光,写论文的心思也全然没有。他疯了似的赶到医院,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到病房的。

    他看到孙哲平完好无损悠闲地坐在床上,抬起右手跟他打了个招呼:“嗨,你来啦。”——他的左手裹上了一层厚厚的石膏。张佳乐没回应,走上前一拳招呼在孙哲平的胸膛上:“你这不是好好的吗!搞得我以为你要死了一样!”孙哲平任张佳乐打,“那不能怪我,我怎么知道他们会把病情说的这么严重啊”

    张佳乐又锤了下孙哲平:“说起来你的手怎么回事?”孙哲平看似风淡云轻:“能怎么样,受伤了呗。”他别过头,声音低了下去:“医生说以后都不能做过多的剧烈运动,我恐怕是没办法再打篮球了。”

    张佳乐定住了,不可置信:“大孙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他忽然用力抓住了孙哲平的双肩:“你再说一遍!我不信!”孙哲平对上张佳乐无比震惊的眼睛:“我说真的。以后我都不能再打篮球了。”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被孙哲平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断了:“张佳乐,我喜欢你。”

    张佳乐大写的懵,又听孙哲平讲到:“我喜欢你,我想知道你对我的感觉。”张佳乐正想开口,却又听到孙哲平继续讲。

    “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说的喜欢,不是兄弟间的喜欢,而是情人间的喜欢。”

    “我知道你现在想说对我没有这种感觉,但是你还是先听我说完。”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从小到大最关心的就是我?为什么你有事情第一个想到我?为什么你见到我总是会很开心?张佳乐,你说我处处维护你,而你何尝不是呢。”

    “这些问题只有你自己知道答案。”

    “你好好想一想,你对我的感情到底是怎样的?”

    孙哲平抬手拽住张佳乐的辫儿,把他拽至眼前,两人离得很近,清晰地看见对方瞳孔里倒映出的自己。呼吸交融间,孙哲平轻声道

    ——“张佳乐,说真的,我喜欢你,不论你回答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

 

 

 

05.

    三天后的校联赛决赛,将会是双花最后一场比赛。

    这个惊天大消息很快就在荣耀大学里传开了。

    学校里的宣传单满天飞,而张佳乐也“有幸”得到了一张。

    张佳乐盯着哪张传单很久了,着实说他一点也不喜欢这张传单,特别是上方醒目的标题

    ——“Last  game”

    他一点也不喜欢“last”这个单词,从来就不喜欢。尤其是当“结束”这类词语和双花绑定在一起的时候。

    怎么说呢,隐隐的愤慨,更多的还是不甘。

    他皱起眉头,“刷刷”两三下就把那张篮球比赛的宣传单撕成雪花片。

    从那天在医院开始他的脑子就一直很乱,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关于孙哲平的那档子事儿。“剪不断理还乱”用来形容现在的张佳乐真是最好不过了。

    可时间是不会容许张佳乐继续思考下去了。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还有孙哲平这几天没来找我”张佳乐这样想着

    虽说不想见,但是比赛还是要打的。张佳乐从来不会把私人感情放在场上,他是理智冷静的。

    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因为只有孙哲平发现了张佳乐看到他是眼底一闪而过的情绪,肢体碰触时微微的颤抖,中场休息时的心不在焉,和——晃来晃去频率极不对劲的小辫儿

    最后一场比赛很顺利,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帆风顺,当然也是名副其实的冠军。

    胜利总是让人欢喜,能忘却一切烦恼的东西。

    对于双花的离别,没有哭泣,没有悲伤,有的只是冠军奖杯,鲜花,和无尽的欢呼。

    这场比赛空前的盛大,双花的配合可以说是无可挑剔,甚至是两人发挥的最好的一次

    离别不一定要大声的哭泣,沉重的悲伤。每个人都在用最好的来送别自己最爱的人。芳香逼人的鲜花、一浪高过一浪的掌声、响彻云霄的欢呼声和一遍又一遍的歌唱,来送别我们最好的英雄。

    好好相遇,好好道别。

    张佳乐看着阳光下汗流浃背和队友一起高声欢呼,格外耀眼的青年,似乎突然明了了心中的所向所想所念,还有那些问题的答案。他走上前去与孙哲平击掌

    ——“孙哲平,我好像真的喜欢你。”

    ——“巧了,张佳乐,我喜欢你很久了。”

    好好相遇,好好白首。

 

 

 

 

——END. cr:萧亦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7)
©四季萧亦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