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萧亦久

这儿萧亦久w主全职魔道文野,乙腐通吃,请多指教hhhhhh
本命cp喻黄,其余双花林方新旧双黑
求别盗我文!有话好好说!!
感谢看到我的你,愿你与我的相遇都是最美好的❤

【全职高手/喻黄】白月光(上)

*大概是鬼怪paro,人类喻x花妖黄

*苏沐秋生日快乐【这根本文没有一点关系】

*旧文重修,感谢食用

*灵感来自很久很久之前听过的一首歌,这周末偶然在播放列表随机播到,突然就浮现出了这个画面,可配合食用这首萧忆情&西瓜JUN-《夏季茉的花》

 

 

01.

    夏天也无非是这样*,八月的广州热的能把空气融出水,蝉没完没了的在树上唱着歌。

    喻文州扯着领结,提着公文包从会议室里出来,长长舒了一口气,从下午两点半开到现在,饶是喻文州早已习惯也不免要觉得疲乏。

    南方的雨不打招呼,晚上倒是下起了雨来。

    喻文州没带伞,只得脱了外衣撑着,把公文包夹在腋下,在雨中快步走着,心道这雨来的突然,天生红云,实在不对劲。

    喻文州看见了一个少年

    一个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少年。

    很清爽随意的日常服,白色的衣衫,在心脏位置绣了一朵茉莉花,袖口有着一圈蓝色的水波纹,清爽又干净。

    他卷着裤脚,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脚踝,坐在晕黄路灯下的栏杆上,小幅度地晃荡着腿。

    天上的月亮悄悄藏进了云朵儿,他的眼眸亮着点点光,映着清辉的月光,清澈见底

    他弯着眼眸,对喻文州挥挥手,声音飞扬跳脱:“嘿那边的先生,你好啊,我是黄少天,你能把我捡回家吗?”微雨打湿了黄少天的黄色短发,前额的刘海耷拉下来,像个被主人遗失的小宠物

    喻文州有点愣,脑袋没转过弯来,问道:“我为什么要捡你回家?”

    黄少天低下头掰着手指头数,“你看啊,我会保护你的,家务活儿我也会干,我会做饭我会洗衣我会拖地,我不吵我很乖我开朗热情活泼,对了对了——”他抬起头,“我还会暖床!听说你们人类都很喜欢会暖床的!”

    “……”喻文州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黄少天从栏杆上跳下来,“所以啊所以啊,你就捡了我回家吧,保证只有好处没有一点儿坏处的哟!”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亮晶晶的眼睛,鬼使神差地点点头。

 

 

02.

    喻文州捡回来了一只名叫黄少天的少年。

    黄少天很勤劳,很乖巧,安安静静的,没有小脾气,爱好是做家务。然后他和喻文州快快乐乐的生活了一辈子。

    ……个鬼。

 

    黄少天瘫在沙发上,用脚蹭了蹭身边正在看书的喻文州,“喂人类,快给我去洗草莓。”

    喻文州捧着书,头也不抬,“少天,东西都在冰箱里,想吃什么可以自己去弄。”

    黄少天不情愿的起身,对喻文州龇牙咧嘴,“哼,小心我吃掉你哦!”

    喻文州又捧起书本,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哎哎人类,这草莓怎么扎人的啊,你快来给我看看。”黄少天又在厨房里嚷嚷了,还伴随这物件乒铃乓啷的落地声

    喻文州匆匆夹上书签跑出去,黄少天可是个煮菜能把厨房烧爆炸的主

    他一到厨房往台子上一瞧,再看看旁边满脸无辜的黄少天,觉得无话可说

    “……少天,这叫,红毛丹。”

 

    黄少天是只花妖,茉莉花妖,准确的来说是个用剑的茉莉花妖,妖界剑圣。跟喻文州回家前说好的洗衣做饭全被他吃了,唯一的用处大概就是暖床     ——总的来说就是大爷般的生活。

    喻文州也不恼,不嫌他烦,习惯了黄少天偶尔的半夜失踪,平常也任由他到处胡来不断在他耳边唠唠叨叨。

 

 

03.

    直到有天半夜,喻文州起床喝水,看到了叶修——是个背着伞,抽着烟的死神。

    “哟我说少天啊,你好歹一代剑圣,就这么被人类捡回家去,也不怕别人笑话?”叶修在客厅转了几圈,慵懒的问坐在沙发上的黄少天。

    黄少天瞥了他一眼,送他一个白眼,“呸呸呸,本剑圣英明神武没人敢笑话我;再说了,我是自愿的好吗!”

    叶修吐了个烟圈,说:“就你,我估计微草的那几个早在心底里笑话你百八十回了。”

    叶修也坐下来,“少跟我来这套,你跑出来干嘛?找冰雨吧?”见黄少天沉默不语,叶修又笑道:“没找到?还是……在这个人类这里?哎叫什么来着?”

    “喻文州。”黄少天闷闷的回到,“既然都被你猜到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喻文州不动声色的站在墙后,思量着该不该出去。

    黄少天坐直,正色:“说起来,你有没有冰雨的下落?我说具体的。”

    叶修站起,往阳台走去,“哥这儿可没有,你慢慢找吧。”他掐了烟,伸个懒腰,“哥去找老韩玩儿咯,你自己注意点,出了事别怪哥来收走你。”

    “滚滚滚!找你的老韩去!”

    叶修走出阳台,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余光瞟到了喻文州,轻笑一声,“我可走咯——”说着跳下阳台,咻的撑开伞,踏月而去。

    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打算回房睡觉,却在转角处看到了捏着水杯的喻文州。

    “嘿是文州啊我以为是谁呢吓我一跳啊,真是的走路也没点声音,睡不着啦?没事,来来来我陪你……”

    黄少天剩下的话被喻文州截去了:“少天。”

    他的话突然被截住,险些没被口水给呛着,“怎么了?”

    喻文州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冰雨……是什么?”

    黄少天做了个挥剑的动作,眼睛亮亮的说:“是我的武器啦武器!一把超——厉害的神剑,神剑懂吗,神剑!蓝色的,剑光冰蓝冰蓝的特别好看,我用很久了,我用它做了很多很多事——不过不小心被我弄丢啦,现在正在找咯。”

    黄少天说起冰雨的样子神采飞扬,喻文州听着他极有抑扬的声调,可以想象到冰雨可以说是黄少天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了。

    “是吗……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啊”喻文州低下头,”那你找到了吗?那个人说在我这儿?你告诉我在哪儿,我一定帮你找到。”

    黄少天神色不易察觉的变了变,很快又恢复原样,他笑着摆摆手:“哪有这么容易找到啊,估计是它自己藏起来了吧,过不久自己就会回来的,不用担心!”他伸了个懒腰,拉着喻文州走,“睡觉啦睡觉啦,不然明天上班会迟到哦?”

    他又想起来什么,回过头,“哦对了,刚刚那个男人是叶修,是个死神,别看他老不正经天天拿了把伞到处晃还臭不要脸,但他可是冥府一把手呢。”

    喻文州还是满心疑惑,点点头,没说话。

 

 

04.

    上次被喻文州偶然撞见与叶修的谈话,黄少天在喻文州家住的倒是愈来愈随心所欲了。

    喻文州总算知道黄少天偶尔半夜失踪跑干嘛去了

    半夜偶尔能听见一些悉悉索索的动静,壮了壮胆,借着喝水的缘由走出门一看,可谓群魔乱舞,别说上次的叶修,每次都有新面孔,还有几个来的次数多了喻文州也脸熟了。

    一开始觉得有些尴尬,后来聊了几次发现虽然形态各异,可性格却是好的,也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在妖们也都识趣,每周两次的时间,也不吵,偶尔还会给喻文州带些稀奇玩意儿。

    虽听不太懂,可通过黄少天的描述和自己理解,多少也能听懂大概是在讲冰雨的事

    喻文州也不去打扰,偶尔加班晚了回来聊上两句

    人和妖也不是不能相处的嘛。

    喻文州在第五次收到妖们带来的礼物后如是想。

 




 *改编自鲁迅《朝花夕拾》中《藤野先生》一文,“东京也无非是这样。”

——TBC. Cr:萧亦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22)
©四季萧亦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