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萧亦久

这儿萧亦久w主全职魔道文野,乙腐通吃,请多指教hhhhhh
本命cp喻黄,其余双花林方新旧双黑
求别盗我文!有话好好说!!
感谢看到我的你,愿你与我的相遇都是最美好的❤

【剑网三/莫毛】燕归巢

*这是莫毛!莫毛!莫毛!!!

*你猜是糖还是刀?

*私设有,注意避雷

*表白一下自家cp鹤 @社会灵芝 831143,你的莫毛到了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灵感来源:萧忆情-燕归巢【原唱张靓颖、张杰】

 

 

01.

    大唐天宝年间,唐玄宗不问政事,夜夜笙歌,生活骄奢淫逸,整日同杨贵妃二人于宫中玩乐,节度使势力膨胀,以致群小当道,国事日非,朝政腐败。

    天宝十四年,安绿山与其部下史思明策划已久,在范阳一带起兵谋反。

    无奈玄宗利令智昏,失潼关、洛阳,后又丢长安,逃至马嵬坡。

    天下大乱,一时间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江湖两大阵营——浩气盟,恶人谷,本呈对立之势,现联手抗安、史大军,各大门派亦纷纷出动,救天下苍生于水火之地。

 

 

02.

    一清早,探子来报,说前方安绿山似有动作,浩气将领穆玄英吃过早饭便带兵前去。

    午时已过,一士兵神色紧张,匆匆忙忙地跑向莫雨大帐。

    未达帐前,被恶人谷巡逻士兵拦住,“你是何人,敢擅闯将军大帐?!”

    那人声音沙哑,“小人是穆将军的手下,有要事禀报莫将军,还请二位放我进去。”

    巡逻士兵上下打量,见他浑身上下虽破破烂烂,但穿着确实是浩气的军衣,又想起之前莫雨所说,还是把人拦住,道:“你可有穆将军手令?”

    “来时太过匆忙,并…并未有取,还望二位看在穆将军与莫将军的交情上,放我进去。”

    “不可!今天我家将军交代过,除穆将军外,不得放任何人进去!”

    这时,大帐中一道疲倦而又威严的声音传来,“是何人在我账外吵闹?”

    士兵连忙出声:“回将军,是穆将军的手下,他有关穆将军的事要向莫将军禀报。”

    原本斜斜靠在大椅上的莫雨听到穆玄英的名字,坐直了起来,“让他进来。”

 

 

03.

    浩气士兵一瘸一拐的走进来,还未说话,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莫雨紧锁眉头,也不出声。

    此人衣衫褴褛,身上血迹斑斑,一条腿中了箭还没来得及拔掉,显然是刚从战场上下来。

    莫雨有一丝不安,强压下心头,“说,穆将军他出了什么事?竟如此慌张?”

    士兵像是下了什么天大的决心一般,连嗑几个响头,颤抖着声音

    “穆、穆将军他….他中了敌人的圈套,现如今,怕是已经…已经,已经战死了!”

    “咔”的一声,莫雨手中的杯子应声而裂,他猛地站起,“你说什么!”他大步跨下台,狠狠捏起台下之人的脖颈,“你再说一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了!!”

    “今、今早,穆将军接到战报说前方安绿山大军来犯,说,有三千人,将军就带了五千精兵前去埋伏,谁料,来的不是三千人,而是三万人!我方战力不足,五千抵挡敌方三万人马,最、最终只剩下几百个士兵誓死保护穆将军,穆将军却不肯走,战到最后一刻,让我、我来通报您,让您尽快出兵!”

    莫雨瞪大了眼睛,手劲越发大了起来,“还有呢!说!”

    那人的脖颈疼痛欲裂,却还是忍着,说下去,“现在看来,怕是,混入了奸细,情、情报有误,中了敌人的圈套!”

    莫雨使了劲,把那人甩出两米远,冷眼看着他趴在地上,捂着脖子咳嗽。

    “你逃出来时,穆将军情况如何?”

    “咳、咳咳,我出来时,穆将军浑身是血,中了数箭,有四处刀伤,四周都是大军围绕,现在,现在怕是……”

    “够了!”莫雨回到大椅上,复而闭上眼睛。

    那人一看,莫雨这态度难不成是想袖手旁观?

    他又跪下,这次连眼泪都一并迸出,“莫将军!现在不是谈儿女私情的时候!小人知道您和穆将军关系匪浅,可,可是现在,国家有难,阵地岌岌可危,您,您就算是为了他,也更应该出兵为他报仇啊!!”

    莫雨恍若未闻。

    士兵不肯起来了,一下一下磕着头,“莫将军!!穆将军嘱咐我一定要让您出兵去援助,您这样,可是对不起穆将军啊!!”

    “莫将军!!!”

    一时间,大帐内竟无人出声,只剩下此人的哭求声。

 

 

04.

    隐忍片刻,莫雨倏地站起身,睁开眼,转身取下刀剑,一挥袖,掷地有声:“即刻召集三万精兵,随我讨伐安绿山!”

    一转眼,人已经走到了账外。

    细看,莫雨此时的瞳色,赫然是深紫色!

 

 

05.

    大唐宝应三年,安绿山大举进犯,攻浩恶两家不备,以三万精兵攻五千,浩气盟将领穆玄英,不慎以身殉国。

    恶人谷将领莫雨,赶去支援,成功杀退安绿山。

    随后,后方支援到齐,莫雨率军正式开始反击,夺回扬州,再来镇,洛阳等地。

    同年二月十七日,平定安史之乱,天下太平。

    唐肃宗召见有功之人,各自封赏。

    莫雨将军自出宫以后,不知所终。一说,有人在枫华谷曾见过他,是云游天下,救济四方去了;还有一说,则是在销毁已久的稻香村内,与世隔绝,归隐山林去了。

 

 

06.

    莫雨提着两瓶酒,腰间别了个布娃娃,摇摇晃晃的上了山。

    脚下的落叶咔擦咔擦被踩得脆响,密密的参天大树笼罩在头顶,挡住了夕阳,只投下几片光影,树根盘虬卧龙,有些不好下脚。

    莫雨也不在意,到了地方,开了酒,便席地而坐。

 

    面前是一块墓碑,石面因被人反复摩擦多次变得平滑。

    莫雨取出两只碗,满上酒。

    凝视了墓碑一会儿,仰头喝干,又把另一杯缓缓的洒在墓碑前的土地上。

    “毛毛,我来了。”

    他轻声说了这句话,又没了下文。

    风飒飒的吹过,莫雨又斟满了酒。

    “我这次带来了你最喜欢的布娃娃,也省得你冬天只能呆在家里没事情做。”

    “毛毛,天气变冷了,你要多穿点衣服。”

    “本来就怕冷,现在我也不在你身边,也没法监督你穿好衣服了,你自己多注意。”

    莫雨虚虚一指山脚下,又道:“你看,安史之乱已经平定三年了,一切好像又回到以前那样,百姓安乐,天下太平。”

    “……人类忘记的速度,还真是快啊。”

    莫雨举起碗,示意,“这也算你的功劳,敬你一杯!”

 

 

07.

    受封以后,莫雨拒绝了在朝中的官职,带着两把剑,一个布娃娃,便走了。

    这三年来,他隐姓埋名,又走了一遍从前跟穆玄英走过的地方。

    即使知道,现在物是人非,也没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相遇,可他还是忍不住,一步步踏过从前的路,新的足迹覆盖在旧的脚印上。

    莫雨最后回到了稻香村。

    如今稻香村也重新建立起来,新的人在此处安家,又充满了欢声笑语。

    他在山上,给穆玄英建了个衣冠冢。

    莫雨跟村里的人相处的还不错,大家都善良热情,莫雨便在这里住了下来。

    陈月来找过莫雨。

    并不是来劝莫雨放下过去,放下执念,她只是来看看莫雨,看看穆玄英。

    因为她也明白,有些东西,是需要一辈子来忘记的。

 

 

08.

    莫雨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酒壶不知何时见了底,他靠着墓碑,昏昏沉沉的。

    天色不早了,月亮爬上树梢头,皎洁的月光照射下来。

    莫雨好像听见了,落叶被人踩碎的脆响——有人前来。

    一声轻叹在身后响起,随风飘入莫雨的耳中,“莫雨哥哥…..”

    这声极轻,极轻,却在莫雨的脑海中炸出一朵蘑菇云。

    猛然回头,日思夜想的那人,站在自己眼前

    恍惚间,穆玄英似乎笑了

    如同初见时那样。

    “莫雨哥哥。”

    莫雨呆愣在原地,一时间竟不敢上前,生怕此是梦,一碰,就烟消云散了

    他颤抖着起唇,似是要确认真假,“……毛毛,别来无恙。”

    你在,心上。

 

 

 

——END. Cr:萧亦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20)
©四季萧亦久 | Powered by LOFTER